一次谈话【Arthur/Orm】

警告:特别无聊且OOC。

背景:电影海王

“你说了,我们谈谈。”

奥姆咬牙切齿地从口腔里挤出这句话,这实属不易,鉴于他和亚瑟·库里,他的半血缘兄弟共同享用这张床。

床本身足够长——自青春期开始,亚瑟的个头猛蹿到汤姆不得不给他换了一张更宽大的床——但也远不到承受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的地步,摩肩接踵已然是最轻的惩罚了,而更深入的交流是奥姆怎么也想不到的。

根据他所了解的亚特兰蒂斯法律,发动战争围剿同胞的下场惨不忍睹,更遑论他亲手杀了渔夫国的国王,已然严重违反了七国条约。他的下场不是献祭给海沟族便是永久囚禁在亚特兰蒂斯最高的塔楼永远无法踏出一步,在剥夺任何权利之后。在他做好了准...

川流止戈【theseus/newt】

不小心删了重发,顺便修改一下。

忒修斯站在宴会厅门口的阴影处干脆地掐灭了他的第二支烟,他希望尼古丁的味道平复内心深处的焦躁不安,躁动的心脏里血液沸腾着试图爆发。

最后一根火柴,忒修斯看着它好似是什么潘多拉魔盒,他回头凝视着宴会大厅的某个方向,随即毫不犹豫地让这跟火柴发出它最后的光芒。

第三根烟即将抽完的时候,一个纤细的身影从大门口小心地提着裙摆匆匆而来像马路走去。

有人拦住了她,是忒修斯。

“你好,莉莉。”

忒修斯·斯卡曼德右手拽住了她的手臂,左手夹着的那根烟即将走向尽头。

她抬眼再看到忒修斯时害羞又慌张地低垂着脑袋,露出脆弱苍白的后颈:“你……你好。”

她的声音...

无尽的刺蔷薇【thesewt】

警告:OOC,可能有不适描写,哥哥有点黑化。不适右上角点X。

忒修斯·斯卡曼德风尘仆仆地赶回斯卡曼德家族的乡间小屋,时间正值暑假末,莫名炎热的夏天令绝大部分巫师心如火焚。纵使几个清凉咒便可解决绝大部分问题,可自然形成的热浪总会悬在头顶让感到人些许窒息。

炎热的天气造成巫师们互相冲撞,当街对决的事情屡见不鲜,大部分虽算不上要紧的事,可也为法律执行司与傲罗办公室带来不小麻烦。忒修斯身为年轻的傲罗,自然被上司派去练手增加实践经验。来来回回加班,斯卡曼德家的长子便去了近两个月,错过了幼弟从霍格沃茨放假归来。

“他怪我吗?”忒修斯脱下外套,对迎接他的母亲斯卡曼德夫人说,目光却早已在屋...

枕席未安【Theseus/Newt,abo】

警告:  雷就X,OOC。

接电影回忆场景,此时newt13岁,其实啥也没有,但还是注意一下吧。

好久不写东西,不好吃。

忒修斯在霍格沃茨众多纷繁隐蔽的一处阁楼找到了纽特。后者白而瘦长的手指弯曲轻轻挠着那只年幼渡鸦的腹部,整个人正眺望着阁楼窗外远处的风景。

年长的斯卡曼德选择坐在最后一级台阶处,一条长腿搁在往下数的台阶上,另一条腿弯曲就这么瞧着年幼的斯卡曼德。忒修斯注意到只属于纽特的秘密花园,花园没有争奇斗艳天香国色,有的只是各种奇奇怪怪的魔法生物。鉴于斯卡曼德夫人养殖的鹰头马身有翼兽与纽特独特的爱好,耳濡目染的,忒修斯也认出一两种魔法生物,它们在纽特额庇护下努...

The man with wheelchair(1-3)【MCU盾铁,半AU】

警告:轮椅铁。ooc。


第一章

“队长?很确定我英俊的脸蛋上什么都没有?”

托尼·斯塔克戏谑的挥了挥手,夸张地无声说了句哈罗,依然没让对面的金发碧眼的健壮男人回过神。托尼操作轮椅向前滑动了一小段,微微扬起脑袋看着美国队长。

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回过神,皱着眉审视眼前的男人。

托尼·斯塔克,霍华德·斯塔克的儿子,前斯塔克集团的CEO,神盾局的技术顾问等等一大串头衔。最重要的是,托尼·斯塔克是钢铁侠。

史蒂夫看过神盾局的资料,视频里金红色流线体划过天空,那代表着最先进的科技之一。作为一个过时之人,史...

有鬼【剧版镇魂骨科,巍夜】

au,没剧里那么无法转圜而已。随便写了小W字。不接受KY。雷就叉。

1.

夜尊迈着步子踏入病房时,沈巍正和和赵云澜谈笑,两人皆是青年才俊,一个文雅,一个痞气,本是狐朋狗友间那点不入流的话题令硬生生变成烟花三月下扬州的雅致风景。

在两人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个白眼,夜尊一瞬间又恢复了乖巧的模样,老老实实上前轻声喊了句哥哥。

赵云澜转过头看到一张和沈巍如出一辙的面孔,一头白色长发,一双充满诡异笑容的眼睛,就构成了来人的全部。赵云澜心中一凛,依他多年办案的警觉性,来人可不是普通的杀马特非主流,而是一只淬毒的蛇。

赵云澜看了眼沈巍,后者将全部的情绪藏在镜片中,年轻有为的龙城大学教授冲好友一笑:“我...

你往哪里去【镇魂骨科】

 随便写随便看,不接受KY。全程都是中二弟弟的絮叨。好像很久都没写过这么短的文了,绝望不好写。


紧张了?

夜尊好笑地看着沈巍,看着他一母同胞的孪生兄长苍白着一张令他厌恶的脸抬头寻找赵云澜的踪迹,地星如今的实质性的统治者不得不承认这令他想放肆大笑,甚至拍手叫好。

多么感人肺腑的深重情谊,哪怕海星人愚蠢之极的电影也无法真正描绘眼前这番好似的生离死别。比爱情纯洁,比友情深刻,比兄弟之情更亲近。夜尊挑了挑眉毛,趁着沈巍焦急跳入圣器造成的虫洞的那一秒开口说了一句,像是自言自语,又好像殷切希望对方给予答案。

你是谁的哥哥呢?嵬。

回答夜尊的是特别调查处实验室不伦不类的天花板。夜...

面·大型兄控·面

图1,2 来自兄长发自灵魂深处的求助:我弟常年中二,经常装死,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图3,4  中二弟弟们的相似之处。

烦恼【锤铁】

恶搞ooc,锤哥性转都是魔法的错,但绝对是锤铁。

走链接吧,到处都是敏感词,其实啥都没有:

https://wx1.sinaimg.cn/mw690/005H1g6wly1fs9mkf62voj30c351dtfj.jpg

仙宫之酒【锤铁】

"你是怎样打理你的头发的?"

托尼问这句话时,正歪歪斜斜地躺在沙发上,眼睛发直地看着手中来自阿斯加德神秘的蜜酒。

他不是唯一一个被这种神奇的陈酿放倒的人。除了史蒂夫凭借他异于常人的代谢能力仍坚持挺直脊背尝试喝下一口之外,在场的复仇者们的其他成员恍恍惚惚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

感谢他对酒精的抵抗能力,感谢罗曼诺夫外出执行任务,感谢旺达和幻视这对小情侣不知到哪里玩去了,否则他不可能成为这场比赛的第二名。

托尼大脑一片浆糊,入眼看到一片金色,在复仇者基地的夜光中流光溢彩。他好奇地扶着沙发站起来,冲着脸上一片空白地史蒂夫亲切打了个招呼,后者扑通一声靠在沙发背上歪着脑袋睡了...

节日【锤铁】

这篇设定跟前几篇锤铁是一致的。差不多算这篇的补充。随便写写随便看,雷就X。


实际上,从记事起,托尼从未度过一个完整的国际儿童节。

霍华德或许对他欠缺关心,但玛利亚是个好母亲,她爱托尼胜过一切,自然不会忘记这一天,能让她早熟的儿子重归于孩童的世界里。但托尼却仍沉浸在自己的小发明,即使跟着玛利亚来到游乐园,他那双狡黠的棕色眼睛总是闪烁对游乐设施工作原理的好奇,通常情况下,他只消三眼便能看穿新设施的把戏,从而让本能逗乐孩童的玩具变成了乏善可陈的勾起他困意泪水的元凶。

托尼爱着玛利亚,他不想让她用棕眼睛心疼地看着他,于是露出喜悦的笑容,而他太小了也忘记,一个孩子在母亲面前永远无法撒谎。他...

片段【锤铁】

看复3的雷脑洞,涉及Mpreg。最近太忙只好写片段了。回头好好写吧

1.

“我昨天做了个梦,梦见他或她叫……你那个坏叔叔叫什么来着?摩根?”手背抵着额头,托尼·斯塔飞快地说道,仿佛他做了个个不堪入目的噩梦。

“看来摩根叔叔给你的印象深刻。我晚上过来陪你?鉴于你已经跟我唠叨了一路的柜子里的怪物。”佩珀·波茨安慰地摸了摸托尼的上臂,凑过去用一双温柔坚韧的眼睛看着眼前的小胡子男人,“你真的需要联系上索尔。告诉他这件事。”

“联系索尔?”托尼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似的侧过身,“我试图联系过他,他没回应。说句实在的,佩珀,你能想象索尔知道整件事的样子吗?他应该先去解决和洛基...

来自遥远星球【mcu盾铁】

盾铁养娃,雷就X。2W一发完结。随便写写,随便看看。

1.

Tony·Stark陷入了人生中最大的危机之一,级别之高甚至打破了他的认知。Tony和Virginia面面相觑,试图把衣领从金发碧眼的女孩嘴里抢救下来,鉴于Virginia咧嘴冲他微笑,一双圆溜溜宝石蓝的大眼睛天真无邪,好吧,如果忽略她含糊不清地冲Tony喊着妈妈的份上,这个级别还能稍微下降零点一个百分点。

Tony恨死了平行世界的那个“Tony·Stark。”说真的,一个女版的Stark,难道不是全世界商业金融媒体的噩梦,他的性格放在女人身上,他都能想象到纸媒网络怎样天花乱坠编排他的私生活,好像一个...

三百年的约会番外·时间节点【锤铁】

沙雕脑洞的沙雕番外


第一年

托尼在哭声前一秒惊醒的,习惯的生理机制自动将他从睡梦中叫醒。顶着鸡窝头,鼻子还拱进软软织物中,含糊地问:“几点了,星期五?”

“凌晨两点半,boss.奥丁森先生已于三秒之前赶到了育婴室。”

托尼从喉咙里挤出呼噜呼噜的声音,迷糊点点头,借着歪着脑袋马上睡死过去。

等他醒来已经是五个小时以后了。阳光斜斜照进房间,新复仇者基地的采光很好,复仇者们的房间几乎都是向阳的。托尼随便糊了一把脸,叼着牙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能说轻松也算不上特别疲惫。那场大战结束才一年,恢复成如此已经算是好的了。如果不包括他逐渐发白的鬓角和渐渐不再健康的身体,一切还不错。

哦,好吧。...

三百年的约会【MCU锤铁】

一个突发奇想沙雕的脑洞。

警告:涉及mpreg

我叫托尼。正在这个快餐店为下学期的学费打工。

如果不是亲爱的丽萨告诉我有个漂亮的女孩至少注意我两周了,那么我也不会加入到这个故事中,最终成为它的一员。

“嗨。”我向这个漂亮的女孩打了声招呼,尴尬地不知道把手放在哪里好。从小到大,我不是那种张扬个性的孩子,而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乖宝宝。按部就班的打工上学,减轻家中的负担。我是个穷小子,个子可能还没眼前女孩高,长相,用大块头鲍勃的话转述,那就是娘炮。这个有点伤我的男子汉气概,可我确实曾对自己的长相不满意,为什么男人要长那么大的眼睛,不仅是丽萨,我认识的所有女生都盯着我的眼睛,气呼呼地嗷嗷大叫不公...

沉沙【苏玉】

真的好喜欢2的萧庭生和大酒窝皇帝,所以就带了这俩出场,也是我写这篇点初衷吧


谢玉终究没有撑到第一个歇脚处,不过百尺的距离他便寸步难行,一步一步恍如刀割。他这副模样让收了银子关照他的两位官差也不耐烦的挥起了手中的马鞭,毫不犹豫地抽在了昔日权势滔天的宁国侯,如今的阶下囚身上。

沉重的镣铐成为名副其实的枷锁,本能依靠内力的囚犯此刻提不起半点气力,脚镣已变成第二层绊脚石。马鞭落下的时候,谢玉的躲闪不再轻巧灵活,虚浮的步伐再也支撑不住脚上的铁链,谢玉猛地趔趄摔倒在地,汗水浸湿的头发沾满泥土,小腿不偏不倚磕在了脚铐上,竟然清楚地发出断裂的声音。

谢玉到底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小腿火辣辣的疼,本就疼...

傍观必审【JL超蝙】

1.The Coffin Maker

乔万尼·洛斯卡索(Giovanni Loscaso)十年之后再次见到了布鲁斯·韦恩。

这位闻名世界的棺材制造商和韦恩家族渊源颇深。意大利老匠人制作了无数副精美的棺材,见过无数伤神的家属,布鲁斯·韦恩带给他的印象尤其深刻。

乔万尼仍对托马斯和玛莎韦恩的棺材记忆犹新。所有的一切符合韦恩家族的美式风格,厚重简单。黑色棺面配以简单的十字架,光亮一尘不染的漆面是他花了一个晚上亲手刷出的,平整不带一点儿瑕疵。用料也是贵重的原木,他找了全意大利的几处木材厂,说破了嘴皮子才让老板将这一大块少见的木材卖给他。银制的邦和铁质的底...

Atonement (完)【DCEU,JL超蝙,ABO,MPREG】

好久不写手生,雷,OOC。性格有点奇怪,暂时改不过来。随便看看吧。


布鲁斯·韦恩在噩梦中猛地坐起来。头晕造成的片刻失神之后他看了电子闹钟,荧光屏幕的数字指向了半个小时之前,半小时之前他也曾经从沉重的压抑挣脱进入现实。布鲁斯长出了一口气摸向了床头柜,熟练的摸出一支针剂,借着湖水微弱的反光对着手臂血管扎了下去。

那是一只人工合成的alpha信息素针剂,剂量是常人使用的几倍,但这远远不够,可眼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或者说他没有空闲解决这件事。

他常常受困于来自对人性失望的困境中,现在心魔剔除他又陷入另一场无休无止的梦魇。如果说最开始的噩梦有外力介入,那么现在的噩梦便是由他咎...

1 2 3 4 5 6

© 烤腰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