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和老王【台风,现代AU】

明家的现代AU段子,主台风,辅楼诚。逗逼ooc走向

(一)

明楼生气砸了一个紫砂壶的时候,明台正在楼下吃零食。听到明楼房间里传出来的一阵怒吼,明台嘬了嘬指头上的食物碎末儿津津有味的咂砸嘴。

“明台,你快期末考试还不快去看书,玩什么玩!挂科小心我打断你的腿!”明家大少爷,明氏集团的年轻多金英俊潇洒的总裁明楼手臂挂着烟灰的呢子大衣,几个健步就冲下了明家大宅长达四十多级的台阶。

也不怕扭到您的老腰,明台双手往身上胡乱抹了抹,撇撇嘴“大哥,您除了打断我的腿,扒了我的皮之外,能说点儿别的么,听腻了都。”

“混小子你说什么呢!找抽啊!”明楼刚扑向门口的身影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转了过来,随手掏出口袋里的东西就向明台砸去。

“哎哟!”明家千宠万宠的小少爷明台狼狈的躲开,冲明楼大喊“大哥你这是谋杀!”

“我还懒的给你收尸。”明楼看了眼幼弟无恙,推开门就走,身后明家二少爷,管家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明诚拎着包冲到明台身边,凝重地叮嘱道“少说两句,我的小少爷,大哥他正在气头上。”

“谁能把大哥气成这样啊。”明台又往嘴里赛了根棒棒糖。

“你说还有谁,我的小祖宗!”明诚口气不善的从明台手里抢过一颗奶糖往兜里一塞“好好学习!”

“阿诚哥你还我的糖!”明台悲愤怒吼“大哥!大嫂欺负我!”

回答他的只有哐哐两下关门声,真没意思,明台想,能让大哥这个素来保持绝对冷静可以说冷静的不正常的人变成一副迁怒横扫一片的人,除了老师,还能有谁?都不用脚趾头想。也就只有老师能把大哥气的口不择言无差别攻击了。

看了眼手里被咬的坑坑洼洼的棒棒糖,突然想起来,这可是老师最喜欢的棒棒糖口味。一想起老师,明家小少爷笑的眼睛都快没了。大哥说的对,得找老师开小灶画个重点,否则挂科要承受大姐的絮叨和阿诚哥的一万点暴击。

想到这儿,明家小少爷哼着大杂烩串起来的歌儿,乐滋滋的换衣服准备去学校找他的老师,王天风。

王天风教授在X大XX学院的历史上绝对可以写下浓厚的一笔,绚烂多彩,听者痛哭流涕,啊你说为什么,吓的。

别看王教授长了张文气的脸,声音也是一准儿的温和斯文,可鬼畜起来那是横扫整个学院,连院长也懒的去管。开玩笑,王教授这种剑走偏锋,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院长大人才不敢接。反正这招数管的某些学生服服帖帖,个个都跟儿小媳妇似的老实的要命,他要管才是脑子进水了呢。再说,王教授鬼畜是鬼畜了些,但确实有才,年纪轻轻的就是正教授,学院开会把王教授往外一摆,别的学院都得甘拜下风,哪怕X大出去交流拉上王天风,那也是杀的对方落荒而逃。又是学术带头人,口才又好,鬼畜一点就鬼畜一点,他这个院长还是能接受的。

院长能接受,底下的一干学生就遭了秧。

明台刚站定在王天风的办公室门口,抬起手准备敲门,里面猛的拉开门,冲出去了一个女生,哭的那叫凄惨,看起来我见犹怜的。明台好心的轻声安慰

“这位同学,你还好吗?”

女生抬起脸,瞪了一眼明台,气呼呼的胡乱摸了两把脸,冲出一条路。明台看看女生的背影,看看打开的办公室门,不知道该进还是等会儿再说。

“明台?进来。”办公室里头响起一个温温和和的声音。

明台悄声带上门,打了个招呼“老师。”

王天风点点头,眼睛不离办公桌上的电脑,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一点儿也没有训斥完学生的一群不知好歹的小王八蛋的那种恨铁不成钢。

“老师您这是,你看学妹都哭的稀里哗啦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怎么人家了呢。”

“心疼了?真够多情的。”王天风嗤笑,脸终于从电脑前抬了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明台。“找我什么事儿?”

“别人不了解我,老师您还不了解我吗?”明台连忙摆手,“这不是快期末了嘛,老师您看,指导指导。”

“我还以为你来学校是问明楼为什么又无差别攻击?”王天风似笑非笑的说道,可是明台分明感到一股冷空气从窗户外呼呼往进吹。

“您和大哥之间,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我今天来找您绝对对没有别的意思。”

“你还想有别的意思?”王天风笑出声,“胆子够大的啊,敢找我来画重点。”

“那不是仗着我是老师得意门生吗?”

“得寸进尺,不识抬举。”王天风站起身走到明台身边,两人的身高差刚好将那句话送进明家小少爷的耳朵里。

“那也是老师惯的。”明台笑嘻嘻的回答,顺手一捞对方的脊背,稍一低头一口就找到柔软的双唇,熟门熟路的啃咬起来。王天风抱住得意门生的脊背,不反抗的任由学生胡搅蛮缠。两人几天不见,都有些情动。不过王天风清楚,明台也不傻,公共场合,堪堪点到为止,明家小少爷不甘心的埋进王天风的脖颈下部,咬了几口锁骨这才作罢。

“老师老师。。”明家小少爷撒娇似的抱着王天风死活不撒手,后者摸摸他的短发,啄了一下明台白嫩的耳垂,“你这小子,不是要画重点吗?”

“哎哟,差点忘了。”赶忙松开王天风站好,咧开嘴笑着“老师您给画?”

“画你个头,上课认真听了没?整天在后面就跟于曼丽开小差,下学期是不是非得让我给你在前面安排个座位啊,还是收了你的手机?”

王天风巴了下明台的后脑勺,抽出两张纸巾叫他擦擦口水,自己同样抖开纸巾仔细轻拭了几下嘴,整理好衣服领口,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

“老师,您别老提曼丽成吗?”明台垮下脸“我还欠她好几顿饭呢。”

他和于曼丽真是损友,还是损人损己的狼狈为奸的好友。于曼丽这个女生长的白净小巧,特别漂亮,在整个学校都是出了名的好看。可是性子嘛,旁人送了一个称谓“黑寡妇”。明台也不知道怎么和她建立起革命友谊,这一个友谊就从本科搞到了研究生,开学报到的那天,两人一见面,同时损了起来,那战况异常美丽。于曼丽长了双勾人摄魄的凤眼,眼光那可真是毒辣的很。明台和王天风的事儿,她一猜一个准,每次都胁迫明台跟他打赌,赌注的内容当然是某月天有没有拐到王天风。十次,八次明台都输的差点去找明诚掏饭钱。

“我都不知道你和于曼丽这么熟啊,”王天风斜了一眼得意门生,一脸的幸灾乐祸。

“要不是知道您的性子,刚才那句话我还以为您吃醋了呢。”

明家小少爷叹口气,自家老师对于自己跟一干年轻女生接触一丁点都不在乎,一副小样,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等小事有何见怪的高高挂起。

“别给我玩花样,实话,复习的到底如何?挂掉,明镜还不得扒了你的皮。”

明家的家长那可是能让明楼都能跪上三天三夜一个不字都不会说的女强人,一向疼爱明台,却又注重明台的学习。王天风知道,明楼要知道明台挂科,也只会正大光明的骂一句,冲疯子那水平,挂了也不可惜。

“您的课我哪儿能不听啊,保证完成任务。”明台又往王天风身边蹭,“老师老师。。”

王天风岂能看不出学生的意图,笑了笑“你还是给我好好考试吧。”口上说着,还是微仰起头,舔了舔明台的嘴巴,愉快的眯起眼,

“真甜。”

 

(二) 

明家小少爷明台的恋爱史几乎为零,想想他也研究生了,本科的时候被人追到家也纹丝不动,搞的明家大少爷和二少爷还以为明台是有多嫌弃人家女孩子,明楼还找小弟认认真真地谈了一次话,让他不要没有绅士风度,明家小少爷头点的比谁都勤快,明楼都快喝了好几壶上好雨前龙井,可结果明台照样没有处上对象。

明家老大老二默契的对对眼,不约而同地的不再询问,倒是明家食物链顶端的明镜还挺急,没事就问明台恋爱问题,这一问,从本科问到了研究生。

这回,明台可没有模棱两可的说,乐滋滋的咬了一口红烧狮子头“姐,今天这狮子头可真好吃,回头让阿香多给我做一份带回学校去。”

明镜连忙应下,但明家某两位不好糊弄,明楼和明诚脑电波交流了一下,明诚给明台又弄了块儿狮子头,撞了撞小少爷的胳膊“哎,谈啦?”

“恩,谈了。”明台脸颊鼓动着,好像一只拼命给嘴里塞松果的花栗鼠,眼睛一转一转的,特别可爱。

“好!”明楼一拍桌子,吓了明镜一大跳“干什么,把人吓出心脏病。”

明楼讨好的揽住明镜的肩膀,指了指吃的正嗨的明台“大姐,明台这回可称了您的心,谈恋爱了。”

明家真正意义上的大姐大惊喜的叫了声“明台!这么大的事怎么不给我们讲啊!”

明镜声音有点儿大,吓的明台一口狮子头差点噎个半死,“姐,又不是什么大事。”

“这怎么不是大事呢!大学四年就没见过你跟哪个女孩子好好说过话,”明镜不满地注视着明台“抽空带回家看看啊。哎,是不是那个眼睛特别漂亮的女孩子,叫什么曼来着?“

明台瞪了两眼幸灾乐祸的明楼和明诚,撇撇嘴”姐,你跟查户口的一样。不是,于曼丽是朋友。“

”朋友就不能谈恋爱啊,“明镜嘟囔一句,目光一转”那是不是程家的那个女孩,叫程什么云的,姐姐第一次见到人家就觉得大家闺秀,多配我们明台啊。“

明诚终于没忍住,笑喷了”大姐,人家程小姑娘是大家闺秀不假,咱们这位小少爷可真不是省油的灯。“

”阿诚你真讨厌,“明镜笑道,”先让明台说完。“

”我说姐,您能不能好好记住人家的名字,她叫程锦云,不是我女朋友。“明台眼睁睁的看着最后一颗狮子头被明楼残忍的夹走放进明诚碗里,龇牙咧嘴的冲明楼无声抗议,被后者以眼神干掉。

”哎,那上回我看你俩挺亲密的啊。怎么。。“明镜不解的看着明台。

”回头再给你们细说吧,我快饿死了,能不能让我好好吃个饭啊。”明家小少爷生硬的转换话题,不出所料的看见明家另外两个爷们又以脑电波交流了一下。

小心哪天过载。

明镜一听弟弟直喊饿,连忙跑去厨房看剩下菜品的情况。

“人家程小姑娘怎么惹到你了?”明楼问“我不是跟你说了要绅士绅士嘛。”

“她没惹到我,就是不想提而已。”扒拉两口饭,看眼明楼和明诚“别问了。”

“好好好,小祖宗。”明楼耸耸肩,从明诚碗里夹出块带鱼塞进嘴里,得到了明诚强烈地抗议。

能不能别在我面前秀恩爱,当心分手哦。

明台不讨厌程锦云,就是提起她能想起一点儿往事,觉得特别别扭。研究生报道那天,他和于曼丽互损完道个别就要去找王天风。走进学院大门的时候,他看见了倒在地上的程锦云,被一群学生围着,明台连忙冲上去,扒开人群,飞快摸了摸对方的脉,听听心跳,这才出了口气,不过他也不敢怠慢,连忙抱起程锦云就冲校医院跑去,一气呵成,根本没想其他。送去校医院,不用多说,明台心下有个大概,低血糖晕了。

程锦云悠悠转醒,看见位帅气的小伙子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差点又背过气去。明台赶紧扶起女生,嘘寒问暖的,可惜九月份的天气,秋老虎嗷嗷叫着扑来,程锦云只觉得闷热,不过她毕竟出自大家庭,还是很有礼貌地开口

“这位同学,你。。。”

“叫我明台吧,同学同学的挺上去多生疏,你晕了,是我把你抱到医院来的。现在你觉得怎么样?”

女生一听抱这个动词,瞬间红了脸,不知道说什么,只得道谢“谢谢你。”

“客气啊,你也是新生吧,天气热,是不是没吃早饭,女生很奇怪啊,为了减肥也不能不吃早饭啊,再说你这么苗条。”

“啊,我不是新生,明年研毕业。”

“哎哟,瞧我马虎的,学姐好,现在想吃什么吗?”

明台乖巧起来男女通杀,当然放在明家里那基本是不存在的,出了明家不吃他这一套,王天风更不吃他这一套,所以明台也不是故意的,这下好了,单纯的程锦云被明家小少爷的帅气给震住了,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所以然。明台一看,得,摊上个清新小姐姐,二话不说,跑出校医院就往学校超市,买了一大堆奇怪的补品送过去,看见程锦云的同学已经来了,习惯性嘴甜的叫着学姐,跟程锦云到了个别,看了眼手机,惊地连忙就往学院大楼跑去。

擦,大哥救我!不不,这种情况,大哥来了也会被老师手撕的!

“你能告诉我迟到了两个小时的原因吗?”王天风双手抱胸,一双眼睛看的明台差点跪倒在地。

王天风太有原则,当然遵循的都是他那自己的原则。就算明台是他最喜欢的学生,犯错也是毫不留情,甚至更厉害。明台竹筒倒豆子般连忙解释一番,连忙偷瞄王天风的神色,警报依旧没解除。

”够有绅士风度的啊。“王天风讽刺道。

”大哥教的好,“明台拖出了明楼,心中连忙道歉,大哥大哥,不好意思,先让老师转移转移目标。

”感情明楼也教了你迟到这个理儿?“王天风冷笑几声”也是,就他那样子能教出什么好。“

此刻正开董事会的明楼一个喷嚏差点吹飞眼前的稿纸,谁骂我呢。

明台这下不高兴了”老师,你不能这么说。“

“不能怎么说?”王天风看了眼明台牛仔裤的裤兜,厉声道“做好事也不是你迟到的理由!还是美人在怀,压根就忘了这事?”

“我那是助人为乐,总不能眼睁睁的让程锦云一直晕着吧。”明台被王天风的态度气到了,高声反驳。

“助人为乐,很好,很好。”王天风走进明台,师生俩的距离太近,明台能看清王天风眼圈的纹路,王天风也能看清明台一根根的睫毛“你的手是死的么,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打个电话能浪费你明小少爷多少时间,还是你压根也懒的跟老师解释?”

明家小少爷理亏张了张嘴,他确实忘了打电话,掏出手机也只是看时间。不是不知道王天风多么注重时间观念,尤其最近有个大项目,王天风相当看重他,这才开学就把他叫到办公室,结果还没开始,他就搞砸了。

“先回去好好想想,现在我也懒的跟你说话,不知深浅的混账东西。”王天风摆摆手“连这点儿定力都没有。跟人接触两个小时,才知道个名字,说出去都丢我王天风的人。”

”老师,我错了。“

”滚蛋吧。我现在懒的看你。”

明台这一滚,就滚了半个月,王天风嘴上虽然说着,可项目也交给他一小部分,但全部是邮件完成的,明台发了好几个短信,微信,打了好几个电话,对方压根理都不理,于曼丽见状,听明台倒完苦水后,骂了一句活该。飘飘然正要走,一抬眼看见了站在不远处向这边张望的程锦云。

”哎哟,明小少爷。“于曼丽努努嘴,“你看怎么办吧。”

明台冲程锦云呵呵一笑,笑容极其惨烈,于曼丽添油加醋的说“你这笑容真渗,快去艺术学院报名参个恐怖片的群演算了。”

“明台,那天谢谢你。”程锦云温温柔柔的边说边从包里掏出一块精致的小礼物。

“别别,你这就太客气了,学姐。”明台再三推辞,却不好在公共场合驳女生的面子,心有怯怯的收下。于曼丽一双漂亮的凤眼打量着程锦云,冷哼了一下。程锦云这才注意到这个漂亮的小学妹,看了看明台,又问”这位是?“

”于曼丽,我的好友。“

不知是不是明台多想,程锦云听到好友这个词,竟然轻松起来。清秀的脸扬起笑容冲于曼丽打招呼。可惜对方仰起头,转身就走,还不忘说”明台,老师找。“

”你就会糊弄我,老师才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我操!“明台一脸你个大驴子,下一秒就被于曼丽指的方向吓的脏话脱口而出。

王天风踏着慢悠悠地步子走了过来,步伐优雅衬的本人斯文俊秀,可明台感到一股子冷空气嗖的就往他脸上贴,程锦云哪里见过这样的景象,害怕的拽了下明台的袖子。

”这是王天风老师吗?“程锦云和明台不是一个院的,不过王天风太过出名,即使没见过也听过大概。

”老。。。老师!“明台嚯的一下站直,就差行个军礼,大喊一句报告教官了。

”你报告写完了吗?“王天风瞥见了程锦云,抬了一眼明台,语气平平淡淡的。

”还在写,快写完了。“明台不敢跟王天风对视,低下头彩发现袖子还被学姐拽着,连忙挣脱开。

王天风将明台的小动作收进眼底,哼了一声,”对人家女孩子好点,来点儿绅士风度。“

什么鬼。

明台这下完全不知道王天风再玩什么,更不知道此时该回答什么,只得傻了吧唧的站着。还是程锦云开了口

”王老师您好,我是X院的程锦云。“

王天风冷淡的点点头,又对明台说”收了礼物还这么不给人家面子,你这孩子啊,叫老师怎么说你。“

我擦,整个过程被看的一清二楚,于曼丽,你给我等着。明台悲愤内心怒吼。转念又一想,张口就问”全被老师看见了?“

”我视力好,全看见了,别转换话题,过几天你的报告要没让我看见。。。“省略下面的话,王天风一脸我还不知道你的小九九,从明台和程锦云中间穿过。

”哦,我只知道了。“

”王老师再见。“程锦云摸了摸胳膊,吓的脸色都惨白”明台,王教授果然厉害,真佩服你能在他手下过呢。“

你才不知道,老师有多好呢。看着那抹身影消失在走廊深处,明台想。

等待他认认真真地交了报告之后,王天风细细看过,微微笑了笑,摸摸明台的脸勉强通过。不过,这事给明家小少爷留下的阴影巨大,直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消散。程锦云送的礼物他早就不知道放到房间的那个犄角旮旯里,对于程学姐,明台能躲就躲,待对方知道他无意,这才算结束。

这件事过去一年多,程锦云也早就毕业了,但程明两家还有生意上的往来,明镜一知道明台和她认识,高兴地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程锦云也不纠缠,两人偶尔还能说一说话。

(三)

明台一直想同家人说他和王天风的事,但碍于各种原因他实在也不知道如何开口,王天风倒无所谓,在他眼里,明台不说他也能继续谈着,这种破事能耐他如何。

不过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王天风此刻看了看来回走动,拨着头发的明家大少爷,脑海里浮现出这句俗语。

他和明楼从认识就不对付,那可是学校里的一大传奇。他跟明楼都太了解对方,此刻王天风当然知道明楼再想什么,无非就是开始计划怎么杀了他还不被发现而已。王天风斜了一眼搓搓手的得意门生,一脸你惹的祸你去解决的表情。

明家小少爷看着自家大哥气的大背头发型都要拨成朝天辫了,和自家二哥交换个眼神,明诚望着天花板微微摇着头,明台咽了下口水,正要开口,就被明楼的雷霆万钧吓的一哆嗦。

“王天风,你这个王八蛋!”明楼恶狠狠的指着老对手,咆哮着冲对方来了这么一嗓子。

王天风的表情又晴转阴,变换了好几个颜色搞的明台以为他吃了万花筒下肚,王天风凉飕飕的回答“你竟敢又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你竟敢动了我的兄弟,王天风你算什么东西,敢染指我明家人?”

“你以为你明家有多珍贵似的,还国家濒危物种呢?”

“混账东西,今天我不教训你我就不姓明!”

明楼猛地冲向王天风,对方不甘示弱的摔手就上,明台连忙去拉开两人,结果被明诚一把拽出去,努努嘴,示意明台去看。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明台傻了眼。说好的拳头对拳头的男人间的对决呢?明台抽着嘴角欣赏自家大哥和老师互相扯着头发,撕着衣领的幼儿园打架模式。接过明诚递来剥好的橘子往嘴里扔了一瓣,真甜哈。

两人好不容易撕扯完毕,明楼又冲看热闹的明台吼道“明天我就给你转专业,不,转校,不行就送出国!”

王天风冷笑两声,“你也得看明台答不答应?”

“你这个老师当的把为人师表都吞进肚子里去了,玩师生恋玩到我明家?”

“你也别在我面前人模狗样的装上流社会,炫富炫到我这儿了。”

又来,明台无视了明诚的阻止,开口就说“你们俩能不能。。。”

“闭嘴!”异口同声的转过头大喊着,明台被这种气势惊地橘子都掉到腿上了。

我去,这不科学。

“你这个疯子动谁都可以,你敢再跟明台来往试试看,老子活剐了你!”明楼瞬间低了声音,平日儒雅俊美的脸恍如修罗,阴冷的叫人发抖。

王天风出乎意料的叹口气,声音同样低了几分,“你这么大的火气好久不见了,抱歉。”

见王天风示软的表现,明楼居然缓了过来“我不需要你道歉,我只要你一句话,离开明台。”

“这不可能!大哥!”当了几分钟背景板的明台抗议的大喊,王天风不吭声的瞥了一眼学生,不知再想什么。

“什么不可能,你看看你,不好好上学尽弄这些东西,你对的起大姐吗?!早知道高中毕业就把你送出国去!”明楼指着王天风对明台说“你的老师是疯子,连你也疯了吗?”

“我没疯!我喜欢老师!”明台瞪起眼睛与明楼对峙,看见大哥眼里的怒火和失望,又不由软了几分”大哥,我是真的喜欢老师,就跟你喜欢阿诚哥一样真实。“

明楼诧异的和明诚对视一眼,明诚冲明楼摇摇头,眨了眨眼。

”你还小,我和你阿诚哥经历了那么多。“明楼软了表情,对小弟温和的回答,其中包含了多少心酸艰苦,明诚在身后长叹口气。

”我不小了,大哥,我就是喜欢老师。“明台主动握住王天风的手,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对方的神色,感到手心被攥的紧紧的,胸膛更加挺了起来。

看了看老对手和小弟的互动,明楼皱着眉扒了下脸,看了看站在一边不说话的明诚,严肃地底对王天风说”我警告你,疯子,你要敢对明台做什么事,你就死定了!“

王天风好笑面带微笑,压根不去看明台瞬间红了的脸回答”这句话你应该去问令弟,跟我说可没用。“

在场都是极聪明的人,明楼和明诚刹那就明白了,明诚挑起眉在明台和王天风身上看了好半天,明楼嘴角抽了抽,说出来的话都是深恶痛绝的”明台!今晚你给我跪倒小祠堂里,我要代替大姐好好收拾你!“

明家小少爷乖顺的点点头,冲王天风乖巧的一笑,后者眼里的宠溺简直要腻歪死人。

“动我的人,你明楼还早了点。”

“你想干什么?”

“要么不罚,要么我和明台一起去。”

“想得美,你以为明家的祠堂是随便给人开的?”明楼不怒反笑,语带讽刺“我不知道你这个疯子竟然能被学生压制的动弹不得。”

“是啊,那得看谁。”王天风满不在乎地回答,明台惊喜地瞪大了清澈的双眼,直叫老师老师。

靠,我的眼睛,明楼和明诚同时内心吐槽。明诚连忙出来打圆场“大哥,我看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你要不然先让明台禁足几天,要是大姐知道明台进了小祠堂还不得问个明白?到时候不好解释呀。”

“我没什么可藏的!”明台不满的回到,接着被王天风赏了个后脑瓜,力道倒是不大。

“你闭嘴!”明楼看了眼明诚,看了看令他糟心的老对手和幼弟,点点头。“到周五你都不要和这个疯子见面,好好想想,这回可得想明白了!”

“哦,知道了,大哥。”明台应了下来,稍稍偏了下脑袋,“老师,等我。”

王天风捏了捏学生英俊的小脸,桃花眼带着微笑“好。”

评论(13)
热度(223)

© 烤腰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