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园那些事(二)台风

孔雀梗段子,恶搞二逼ooc。。不定时更新
前篇这里

10.

明楼教给明台的家训是不能轻易向其他的孔雀开屏。然而明楼其实不是没跟别的孔雀开过屏,鸟生在世,哪能没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呢。汪曼春是一只漂亮的雌性绿孔雀,明楼当然向汪曼春开个屏,那段时间和汪曼春谈的死去活来的,但明镜气的差点把明楼啄秃了

“混账东西!汪家的孔雀你都敢碰!你不知道汪家的那几只鸟害死咱爹妈?还差点啄死咱们姐弟?!要不是明台的妈妈。。。”

明楼尊重明镜,不论汪曼春怎么捯他也不再开屏了。某天他和明镜在外面悠闲的踱步,明镜歪了歪鸟喙道

“看看那个叫梁仲春的孔雀,知道他为啥难看吗?那是因为他是蓝孔雀和绿孔雀的的宝宝。”

明楼瞅了眼梁仲春畏畏缩缩的叼着饲料,本来想跟汪曼春生一窝鸟宝宝的心一下子就灭了。


11.
明台和王天风在一起之后,也不是一帆风顺,琴瑟和鸣的。
孔雀园里这几年里最漂亮的年轻雄性蓝孔雀仍然非明台莫属。园子里当然非常重视这只孔雀能传下漂亮的鸟宝宝,于是乎,饲养员给明台身边放了一只年轻的雌孔雀,希望明台能够一眼相中。反正蓝孔雀的配偶常常不止一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饲养员笑着离开,明台却觉觉得它浑身上下的羽毛簌簌立起如利剑般扎向那群人类。它猛然退后几步,看都不看那只新来的雌性孔雀---听人类说他叫程锦云?倒是颇有诗意的名字,长得嘛,明台歪着脑袋看了一眼,倒也温婉,身上的羽毛铺陈的很有规律,绿色环背的羽毛密密实实的叠在一起--确实是只好看的雌性。可是,明台两只褐色的大眼睛向不远处一撇,看到那眼尾沾着红色羽毛的王天风,看着那只刚果孔雀瘦小的身板,暖意照在那翡翠蓝的背上,点缀了透明瑰丽的色彩。
还是老师好。
明台这么想着,撇下呆住的程锦云扑闪着翅膀斜斜的落在王天风眼前,鸟喙小心的啄了啄对方的露出的鲜红脖颈。
王天风哪里不知明台和那只陌生雌孔雀的互动,他其实不太关心,但偶尔也会叼完草丛里的蟋蟀,下意识的抬起脑袋愁一眼。

瞧瞧,王天风特想钻进翅膀里不出来,他都觉得丢人现眼。

他王天风的学生怎么可能见到一只雌性就软了双爪,慌慌张张的跑来找它当救兵了!
简直胡闹!

“老师,我想您了。”明台移动了下鸟屁股,说着就往王天风尾巴上蹭,本来是个撒娇的动作在别的孔雀甚至人类眼里,这分明是求欢的举动。
“哎!这只蓝孔雀怎么又去找那只刚果孔雀了!”
听着饲养员在一旁高叫,王天风羞愤无语的快把黑色双眼翻到后面去了,恶狠狠地瞪了眼跟它遥遥相望、四目相对,把嘴里的小蜥蜴撕的粉身碎骨的某只胖孔雀。

死毒蛇!吃再吃肥死你!你倒是来管管你这个弟弟啊!
明楼实在受不了自家弟弟这般不要脸的行为,大白天的宣淫像什么样子!晚上把那只死毒蜂做的死去活来才是我明楼的亲弟弟!
明楼越想越觉得明台不争气,抬起翅膀扇到一边看热闹的明诚脑袋上',后者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王天风爪下一拧,让明台蹭了个空,鸟喙啄上了学生的脖子,劲儿用的大了,明台低着小脑袋,冠羽耷拉着聆听王天风的教诲,刚果孔雀的叫声尖厉没有蓝孔雀的洪亮,但王天风的叫声在明台听来极具威严,它声音薄而低哑,充满了作为师长的循序善诱夹恨铁不成钢的呵斥

“不愧是我的学生,这般出格而有种的事你也做的出来,按理說我應該好好奖励你。。。”

王天风说着,脚下一点一点的踩在草坪上,但明台觉得老师的脚印几乎把自己扯碎了使劲揉了揉好不过瘾,浑身抖的毛都快吓掉了。
“但是,你腦子是漿糊的嗎?大白天就给我蹬鼻子上脸,真以为我没法治你了!”

明台叫老师气的眼眶泛红,咂了咂嘴,委屈道“可是我就是喜欢老师,就是喜欢围着您啊。”
王天风尾巴一甩,也不回答走出明台的视线。明台连忙小跑两步,又将身体蹭上了王天风侧胸上蓝色的羽毛,怯生生的打量着老师。王天风抖了抖黑白相间的头冠,叹口气,屁股慢慢的转过去。
丢鸟就丢鸟吧,他才不会承认心里有点儿小窃喜。
饲养员一看这样不行,使出强硬方法把明台和程锦云单独关在一起。明台高昂着鸣叫,也不吃饲料,恹恹地双腿一折,坐在地上,看也不看雌性孔雀一眼。
王天风在笼子外听着明台凄厉的叫声,眼眶也红了,它性子毒辣,啄的饲养员一个个手背流血,口子撕扯的极大,它才不怕被饲养员怎样,它可是一只濒临灭绝的珍稀动物。
王天风冷哼着想,厌恶地瞅了眼食物,左爪一挑,勾翻在地。反正明楼减肥着,它去吃明楼那一份了,为了明楼健康着想,就不信明诚不给它。
一只是最年轻漂亮的雄性蓝孔雀,一只是新引进半年的珍稀物种,两只绝食让饲养员愁坏了脑子,最后大家终于完全放弃了分开这对同性孔雀的念头。
明台踉踉跄跄的挥开程锦云的帮助,抬头看了眼太阳,阳光刺眼它可觉得温暖极了。
糟糕!明台眼前一黑,便要向前扑去,结果却挨到了一个瘦小温暖的身体上,那是王天风撑着它。
“老师!额。。老师。。我”惊喜过后是惊吓,明台可知道王天风对它举措的不满。
出乎意料的是王天风鸟喙蹭了蹭明台的腹部,低低的说
“出格有种,不愧是我王天风的学生。”
明台眼前啪的一亮,高兴地扭过脑袋碰到了老师的鸟喙上。
“老师我好高兴!”
“嗯,老师知道。”

“哎老师,听那些76说您不是也绝食了嘛,怎么我看着还胖了点儿。不过老师更好看了。”
“油嘴滑舌,至于我嘛,难道你没觉得你大哥最近瘦了不少吗?”
“哎?!”

“王天风!我艹你大爷!还我吃的!”
“大哥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你不能再吃了!瞅瞅你的肚子!疯子这事干的好!”
'“胡说!明家分明是我说的算!”
一只悲愤的胖孔雀扑棱着翅膀啪叽栽在树下,厉声尖叫着。
 


ps:大哥我对不起你。写蠢了你。。跪

评论(23)
热度(202)

© 烤腰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