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园那些事(三)【双毒,台风】

孔雀AU,恶搞向。

 

前两篇: 

 

12.

 

明楼和王天风互相看不顺眼起源起一场美丽的误会。

 其实一点儿也不美丽,而是令双方都恶心的乌龙。

 孔雀园的领导瞅了瞅园子里那些争奇斗艳的孔雀,叹口气扫视着电子邮箱里五花八门的来信,那么多来信无非一个宗旨,那就是大众看腻歪了蓝孔雀和绿孔雀,就连白孔雀和特别稀少的黑孔雀也看烦了。领导托着腮无语的敲着桌面,好吧,他终于忍心割肉,那就引进点儿稀少的孔雀好了。

 于是申请,批示,合作,引进,过了挺久一段时间,孔雀园终于来了些新主人。

 来自非洲的兄贵们,啊,不,是兄弟姐妹们。

 王天风就是这时来到这个孔雀园的,同它来的还有一只母孔雀,于曼丽。

 作为一只牛逼哄哄的蓝孔雀,又作为园子里最最富有的明家孔雀成员之一。明楼其实不太关心这档子破事。

 然而,刚果孔雀们经过隔离了一段时间,突然上面脑子一抽表示杂交出来的孔雀不知道好看不。于是刚果孔雀们好不容易放风出来就又被塞回笼子里,和它的陌生同族大眼瞪小眼。

前面说了,明楼作为一只牛逼好看的蓝孔雀,是园子里重点培养的对象。于是他某天一个不查被饲养员,孔雀口里的76号抓进笼子里,明确被告之你一定要让母孔雀有宝宝。

 明楼头好疼,他一点儿也不想结婚!但它作为一只沉重冷静的孔雀,还是淡定的走进笼子里,一眼就瞧见一只绿不拉几的矮小孔雀。

 然后明楼头更疼了。明家养鸟一向养的出色,纵使儒雅如明楼此刻也忍不住大喊一句

 操你大爷!

 这是个爷们!

 要生你们76号自己生去!

 那只刚果孔雀翻个白眼,鸟喙缩在翅膀上,真想捂住耳朵,烦死了,吵个屁,叫声真难听,还不如它家族那只刚出生的鸟宝宝呢。

 “叫完了吗?请你不要打扰我睡觉。”

 明楼尾巴一甩,立刻就开始不爽那只瘦小孔雀的隐含嘲讽的平静语气,蓝色羽冠嗖的一下直的老高,“作为一只雄性孔雀,兄弟你也长的比较奇特。”

 “是啊。都跟你们蓝孔雀一般花里胡哨的就好喽。”王天风眼睛一瞪,天生眼尾处那撮儿红毛转出了厌恶。

 “长的像母鸟还有脸说我了?”明楼得意的甩着长长的漂亮之极的尾羽。

 “在我们家乡,你这叫华而不实。”王天风站起身,个头比明楼足足小了半圈,气势上却绝对不输于对方。

 哼。明楼内心不屑。

 哼。这园子里都是一堆什么玩意。王天风抖落抖落翅膀。

 大战一触即发。

 过程过于血腥在这里就不描述了。总之看来好戏的饲养员吓的方言都出来了

 “唉呀妈呀,这都给撸秃了啊!”

 明楼长长的尾羽被王天风啄的跟只秃尾巴鸡,王天风胸前亮色的绿色羽毛也几乎不剩什么了。两只公孔雀跟看仇敌一样打红了眼,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去啄饲养员。饲养员一怒之下,关禁闭!

 但是这紧闭关的也不好。两只孔雀一抬眼就看到对方,嫌恶的同时转过脸,同时呸了一声。

 自从之后,明楼和王天风一见面就是水深火热。

 不是今天又胖了就是你怎么变低了诸如此类毫无营养的对话。刚开始明诚还像模像样的劝一劝,到了最后,即使被明楼追着跑,前者还大喊

 “阿诚给我评评理!我哪里胖了!啊!”

 明诚踱着优雅的步子毫不留情地回击“大哥,你是让我说真话还是假话呢?”

 等到王天风收了一堆徒弟,并且把明台招致麾下的时候,某时某月作为失败案例提起这么一件往事。明楼恶狠狠的踩着步伐经过

 “哟,一大早上说什么破事呢?”

 “看见没有,在你们面前,就是一个活生生不长眼睛的例子。”

 于是,明台懵逼的看着自家老师跟自家大哥打的难解难分,头破血流的。

 哇塞,够劲儿。 

13.

 

“我们明家养花是牡丹,养草是兰草。”明楼洋洋得意的冲王天风说道,洋洋得意的看着明诚。

 

“是吗?”王天风烦躁的打开扑上来的明台“明明养了只狗尾巴草。”

 

明楼怒视小弟,不争气的玩意!

 

“老师?”明台小心翼翼的问“你和我大哥是不是有段过去啊。”

 

“过去?”王天风冷哼一声,“过节还差不多,我才看不上那只死肥鸟。”

 

“王天风,你大爷说谁胖!”明楼忽闪着翅膀,厉声道。

 


 

评论(10)
热度(140)

© 烤腰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