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老板和明学长【台风】

ZP,四毛,阿妙,阿蛇,蜜汁,琥珀还有当时匿名的几位我就不一一艾特你们了。忍不住搞出来了,不好玩。

 恶搞二逼OOC。


我是W大Z院的学生,听说最近院里研究生部的院草因为肠胃问题住院了。说是院草,其实我真觉得那位学长可以算的上校草了。长的帅的发光,还整天笑嘻嘻的,见谁都是一副好脾气的模样,简直难得。其实我不是一个八卦的孩子,但是院草学长住院的原因好像整个学院都知道了,似乎是因为爱喝奶茶喝到胃炎,似乎还挺重的。

平日里那么一个阳光帅气的学长竟然爱喝奶茶,虽然校门口摆摊的有家奶茶店是不错拉,我看着忙活带着口罩的老板出神,默默地盯着属于我的那一杯奶茶,然后随口跟身边的同学聊起来。老板递给我奶茶,眼角的细纹皱起来看上去不是那么高兴,虽然我自从在这里买奶茶之后也不觉得奶茶店的老板好说话的样子。大冬天基本上都会戴着口罩,因为好冷,我剁了剁脚,陪着同学等她那杯奶茶。

我咬了一口珍珠,看着眼前老板,看上去不年轻了,倒也不老,大概三十多岁吧,我静静地盯着老板那双眼睛看了看。自奶茶摊子摆起来之后,我就几乎没见过老板真实模样。只见过一回,有点儿像学校教务处处长,总之就是一个长相类型,普普通通的,也就一双眼睛挺好看。

想到教务处的谢处长,我在内心为学弟默哀。你说他什么时候摸出小抄抄不行,偏偏在谢处长巡视考场的时候掏出来,结果被当场发现,虽然不是期末考试,但我那学弟活该被抓个现行。听说被谢处长发现的时候真是腿都再抖。哎,你说他栽在谁手里不好,哪怕栽在梁副处长那也行啊,偏偏被人称谢小人的谢处长发现,可不是倒霉嘛。我学弟脸色都不太好了,看上去随时要晕倒,有聪明人跟他出了个主意,让他去赌一赌,找萧校长的梅助理求情。其实我也搞不懂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只听说那梅助理听了之后,严厉的批评了学弟,然后叫他回去等着。学弟熬啊熬啊,终于等来了写长达一万字的检讨,不许复制黏贴那种。这当然是好的,如果梅助理不出手,学弟这学期就玩完了吧。谢处长和梅助理到底啥关系我们谁也不清楚,反正听说交恶的厉害,但是。。。哎哟,算了,光我们学生什么事呢。

 正好同学的奶茶也好了,然后我俩转个身对煎饼摊的老板说了句要两个煎饼。这个老板也是大口罩糊在脸上,但见过他露出脸的同学都说长的那个叫帅,有点儿像我们市最出名的那个钻石王老五明氏集团的总裁。明总裁是一个大写的帅破天际,就连他助理打理的微博粉丝也惊人的狠,可惜我还没看见过煎饼摊老板的真面目呢。

老板瞅了一眼我和同学手里握的奶茶,轻轻哼了一声,然后快速地给我们摊煎饼去了。哦对了,我有没有说过,煎饼老板和奶茶老板曾经不知为了什么大打出手,场面那个叫惊心动魄,两个男人打架不上拳头也就算了,面粉和热水齐飞是什么情况,我只听煎饼老板大吼一句疯子什么的,奶茶老板顶着一脸的面粉端着一盆水泼向了煎饼老板,然后两人扭打在一起,我们在场的学生不知为何津津有味地磕着从零食摊老板——我有没有说过零食摊老板的声音好听手美啊——那里买的瓜子看起来,有好学的同学拿出本子速记,表示这是一场高水平的嘴炮大战,他要记下来发扬光大。

什么鬼,我看是幼儿园撕逼。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反正八卦就说这两个老板两看相厌。同学从老板手里接过塑料袋之后,老板接了个电话,这年头,小贩都知道威图手机拉,虽然是个假的,但看起来逼格好高。我看煎饼老板听着那边噼里啪啦的说着,眉头越皱越紧,突然就冲手机吼了句“你要再敢给我随便乱吃什么,小心我揍死你。”

哎哟,听起来屁股好疼的样子。我试图化解一下紧张的气氛,说“其实我小时候也爱胡吃海塞,老板您别生气,我的煎饼可还在您手里呢。”

老板似乎气笑了,不知道往哪里看了一眼,点了点头道“你们这些小孩子,尽吃喝那些不干净的东西,生了病我们当大人的多难受。”

我忙不送跌的点头,哎呀呀,这老板感觉气势好足啊。接过煎饼,我和同学转身就走了。殊不知我们身后奶茶老板和煎饼老板用眼神互相问候了对方的祖宗八辈。

过了半个多月,有天我去院里找辅导员,意外看到院草学长,学长看起来瘦了不少,脸上的肉都凹陷下去了,虽然还是帅的不行。我冲他打了个招呼,学长倒也心情不错的挥了挥手。然后我就看到学长手中提的奶茶塑料袋。

哎,真是个耿直的爱喝奶茶的boy。我摇了摇脑袋,不知说什么好。

看见学长手中的奶茶杯子,我突然也想喝奶茶了,舔了舔嘴,奶茶摊新出的一个新口味似乎不错的样子,虽然名字特别恐怖,叫什么招牌毒蜂奶茶还是啥的。听同学说好喝的不得了,算了下午去尝尝吧。 

于是放了学我就往校门口冲,奶茶摊的生意向来不错,我得挤到前面去买那个限量的。哎,这不是院草学长嘛,又来买奶茶啊。咦,好像是帮老板卖呢,也是,我想,学长那么爱喝奶茶,肯定跟老板认识了。

 我还是第一次认真打量露了整张脸的老板。确实跟谢小人长的一个类型,圆脸大眼睛,挺普通的也不难看,倒是那双眼睛特别出彩,此刻老板看着学长,目光还挺温和的,我在内心叹道,这是一个看颜的世界,颜值为你打通一切的大门。

 学长看了不仅爱喝奶茶还能做,我站在摊前看着,突然觉得背后不挤了,转头看去,煎饼摊今天没出来啊,怪不得宽敞呢。

 学长熟练的动作不亚于奶茶老板,老板立在一旁看着往来的学生,又看看学长,一脸轻松和说不出哪里诡异的宠溺。我看那,学长肯定跟老板关系好的不得了,要不是老板是个男的,年龄不小,我还以为学长再追奶茶妹妹啥的呢,人家京东老板都追上了奶茶妹妹,难道我们学长也要向刘老板看齐。

 我是不是没告诉你们我们的院草学长可是W大超级有名的小开,家里有钱的一塌糊涂,对了,学长姓明。

 我接过明学长亲自调的奶茶,还少女心了一秒接过来,学长温和一笑,转而去看奶茶老板求表扬。咦,我为啥要用求表扬这个形容词来写啊。算了,管他呢。别说啊,这限量的名字听上去特别可怕的招牌毒蜂奶茶真他么的好喝哦。

 明学长还是无所顾忌的喝着奶茶,只是少多了,说不定还是老板不让他喝那么多的。我每次去买奶茶都能看到明学长忙前忙后的,每次学长只要在,奶茶店老板就很闲,学长一直不让他帮忙。不知为何,只要明学长在,并且我同时间买煎饼的时候受到了无数次煎饼老板发出的死亡射线,干我什么事啊,躺着也中枪好嘛!。不过学长这么爱喝奶茶还能做奶茶,难道说,他毕业想给家里开一家连锁店,不会吧,明氏看得上这个零头。我万分不解。

 可惜不知为啥,寒假一过,奶茶摊子就不见了,同时不见的还有煎饼摊,然后我就听说这边破获了一起特大的连环杀人案,听同学八卦,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原来我们W大学生活着是老天开恩啊。多谢人民警察叔叔。

 奶茶摊子不见失落的不仅是我,还有好多同学呢。不过我见明学长真没啥反应,还挺高兴的。某天我去院里参加活动,饮料就是研究生部提供的,我随手倒了杯看上去应该是奶茶的饮料,尝了一口,惊呆了。

这跟奶茶老板调制出的味道一模一样!

然后我看到了明学长,忍不住上前去问“学长,你把老板的手艺都学会拉?”明学长扬起嘴角,笑的我一时分不清东南西北,“算是吧。”

 哦,学长就是学长,果然厉害,我内心默默竖起了大拇指。

再然后的日子就是过呗,偶尔听八卦说谢处长和梅助理又不知怎么的当面就互相开嘲讽了,什么明氏集团进军食品业,再然后就。。。我想想啊。某天我在校门口看见学长上了一辆车,开车的人异常眼熟,等车都开出好几百米我才想起来那是奶茶摊的老板啊。

原来他们的关系都这么好拉。回想起我听到的那句老师。我默默佩服学长的拜师精神。

然后我转过身,对着烤串摊说

“老板,给我来串面筋。”

 
 
 


评论(22)
热度(166)

© 烤腰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