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台风,abo】

现代恶搞清水 然而还是不好玩

祝大家新年快乐!

明家的小少爷相貌英俊,风流倜傥,嘴巴甜的跟蜜罐里泡过一样,女性友人多的排在了S市外。不过才刚研究生报道,美名就享誉了整个S大。明台一向不太相信一见钟情这个理论,他遵循的是自己的一套感情培养方案。诚然,第一眼很重要,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除了美貌和信息素的指引外,还得看人品性格才情,作为一名年轻力壮的alpha,他才不会那么肤浅的只凭生理欲望驱使。

这日明台到同市的T大找高中同学去了。T大和S大都是坐落在S市的两个甚为有名的大学,两家大学相爱相杀多年,文人墨客写出的长诗能糊满整座院墙,并且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倍增长。明台是从S大一路直研上来的,师从自己的大哥--明楼。明氏集团的大名那是在全国都排的上号的,明家三兄弟个个都是强大的alpha,加上长的英俊帅气,三人同时出现能杀的现场观众痛哭流涕,要求抱大腿的不计其数。明楼和明诚都是学经济出身,从国外读博毕业归来的明楼被特聘为S大的研究生导师,身兼二职的明总裁游刃有余。其实一开始明台是拒绝读金融的,他自由散漫惯了,更向往文学的造诣,可惜高考报志愿的时候跟他家大哥睹的血本无归,只好不情愿地报了金融,结果不仅高考成绩颇高,进了S大之后,凭借明家遗传的脑子好,明台倒也学的不错,然而他一颗红心还是偏向文学的。


明台双手揣在大衣兜里站在T大的女生宿舍楼下,等着高中同学,自然吸引了一干年轻孩子的指指点点,明台一一微笑应对,心里却把高中损友差点损上天。正当明台绝望的要掏出手机的时候,他那高中损友背着双肩包,小跑着跑出宿舍楼,在明台面前站立,然后给他一个友好的拥抱。


明台控诉着损友的迟到行为,他那损友自小就长了一副楚楚可怜的美人模样,实际上却是个能上挖揭瓦的假小子。虽然是个beta,偶尔却散发着明台都不能忽略的信息素。还曾一人单挑三个同龄alpha,打的对方哭爹喊娘,人送称号“黑寡妇”。


“抱歉啊明台。我导师临时给我布置一点儿活儿。这不,全在这里了。”于曼丽晃了晃书包,笑的可爱漂亮。明台只能哦了一声,跟在她身后先去办公楼交活儿。


于曼丽跟他吐槽了一路她的导师。言谈话语里她对她导师又尊敬又怕,完全改了平日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变得有些“激进”。


明台表示你导魅力够大的啊,瞧瞧你跟见了猫的老鼠一样畏畏缩缩的,害怕他吃了你伐。于曼丽不屑的回答,有本事你来跟我导当学生,保证让你永生难忘。明台笑了笑,内心腹诽,真的假的哦?


于曼丽刚想反驳 一下明台,无意间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她前方。于曼丽倒吸了口气,捅了捅明台,怒了努嘴示意他去看。


“哎,那就是我导。全校有名的麻辣老师,人称疯子。”


明台点点头,循着于曼丽的视线看去,然后明台突然发现,一见钟情这句话简直对的不能太对了。


王天风在办公室呆累了出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他当然看到于曼丽有意躲在一个陌生小伙子身后的身影。王天风好笑的停下脚步,问道“出来吧,我都看见了。“


于曼丽连忙从明台身后探出脑袋,冲王天风笑的可爱,道了句老师。王天风点点头,看了眼明台,又说,这里是教学楼,你们俩注意些。于曼丽连忙摆手表示不是老师想象的那样。王天风恍然大悟的哦了下,微扬起头再次看了眼明台,莫名觉得他眼熟,然后问了句:“明楼是你什么人?“


此刻的明家小少爷还沉浸在我竟然一见钟情了,这个世界不会好了。他怎么那么好看,不不,也不是好看,为什么那么顺眼,身上那么好闻,还是荔枝味酒香啊。越看越好看的混乱思维里不可自拔。突然听到自家大哥的名字,下意识的说了句那是我大哥。王天风笑了笑,不过那笑在清醒的于曼丽眼里简直可怕。王天风直接说道那你一定是明台了。替我向你大哥问个好,问下他什么时候有时间来T大找他切磋切磋。


明台晕乎乎的应了下来,直到王天风拿着于曼丽找好的资料消失在楼道中的时候,才恍恍惚惚的醒来。


“不是吧,疯子的气场这么牛逼。你都受不了?“于曼丽惊讶地差点喊出来,撞了撞明台。


“曼丽啊,我好像恋爱了。”明台跟梦游似的用一双无神的眼睛看着于曼丽,看的后者寒毛直竖。


“你明少爷好像每个月都在谈恋爱吧。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于曼丽不屑的差点喷出鼻息,拽着明台的袖子就往楼外走。明台跟具行尸一般任由于曼丽捣鼓。


“你说他为什么这么好看?”明台迷迷糊糊地吐出一句,突然脑子一灵光,握住损友的肩膀就来了句“曼丽,我终身的幸福就掌握在你手里了!”


于曼丽整个人都是崩溃懵逼的。什么鬼啊这是。


“你导师没结婚吧?兴趣爱好?”明台一本正经的看着于曼丽,然后小女孩终于明白明台的意思,吓的往后一跳,抖着手就说“我靠,闹了半天你看上疯子了!明台啊明台,这堪比珠穆朗玛峰的高难度任务啊!疯子虽然是个omega,但他可比大多数alpha牛逼多了。一不小心你就会粉身碎骨连渣子都不剩一丁点儿,这可是前面无数前辈用血换来的教训”


“丽啊,你说我现在换学校专业还来得及吗?”明台认真地与于曼丽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于曼丽终于知道损友是来真的了。捂着脸默默抬腿就走。明台恍恍惚惚的过了一天,于曼丽在一旁差点舍弃这个似乎已经陷入单恋的好友。


明台是个行动派,一回到家就高喊我要换学校。明楼差点一口水喷出来,三步并作两步快速下了楼梯,劈头盖脸就道“乱喊什么!换什么学校!你还不如把我换了!”


大哥您真聪明。我还真这么打算的。明台在明诚笑眯眯的逼问下说出真相。然后明楼这口水真的是喷了自家小弟一脸,一向泰山压顶也淡然处之的明总裁亲自给明少爷炖了一次竹板烧肉,打的明台捂着屁股大喊大姐救我。


“你叫啊,大姐不在家,叫破喉咙也没人救你。”明楼口不择言的说出这么一句暧昧的话,明诚在一旁啃着苹果差点没噎住,明家二少爷咳嗽几声,终于让明楼想起他在明家的食物链问题。


“你只要不出原则问题,我向来是不管你的。怎么,明少爷这回谈恋爱还谈的这么轰轰烈烈?换学校?换专业?玩的还新鲜?”明楼喘了口气,挽起袖子顿了顿“王天风是什么人我清楚的很。你觉得就凭你一腔热血能让他收你?别做梦了,明少爷。”


明楼气呼呼地撂下鞭子,接过明诚递来的手机,毫不思索地拨了一个号码,一脸深仇大恨的听着通话声音,一边指着明台,口型似乎在说不争气。


电话接通了。于是明台懵逼的听着大哥和王天风刚开始客客气气的对话,然后画风一转,上演了一场疾风骤雨般令人只能目瞪口呆的精彩互相嘴炮。原来他大哥还有这么多的委婉骂人脏话,真是大开眼界。


明楼按下按钮,手掌捏的手机握出了红印,他凌厉的俊目瞪着明台,然后叹了口气道“你要换学校,可以。只要通过考试就成。不过我警告你,疯子出的试题博士生都未必能答出来,他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好自为之吧,明少爷。”


“谢谢大哥!”明台兴冲冲地站起身,哎哟一声捂着屁股倒在明楼身上,明楼同明诚对视一眼,无奈的耸耸肩。


明台这顿板子受的不冤枉。就连爱弟成狂的明镜也不禁唠叨好久,一边训斥明台的浮躁一边埋怨明楼下手太重。明台得到黑脸明楼撂下的各种T大资料,还有于曼丽冒死从王天风助理郭骑云那儿搞来的重点,明家少爷忍着屁股开花的疼痛,专注地趴在床上沉浸于学习当中。


“追人追到这份上。够别致新颖。”很久以后,听到这则趣闻的S大教授梁仲春叹着气表示现在的小年轻他真搞不明白,惹来同院教授汪家小姐的白眼。


经过一个月的生与死的较量,明台终于要踏上战场。明楼光给自家小弟泄气,明诚表示大哥你少说两句没看大姐生气啊。明楼又说我高兴什么?我亲弟弟都不愿意在我门下读书,我高兴什么?非得去撞破南墙才回头啊。明诚幽幽的来了句,哥啊,我看明台这回是撞南墙也不回头,只要疯子还在南墙里,他撞也要撞开。明楼看了眼还在默默念叨重点的明台,颓废的挥了挥手,靠在椅背上。


“小弟长大不听话的滋味大哥觉得咋样啊。”明诚不忘落井下石,“也就只有我从小乖巧。”


明楼懒得理二弟的幸灾乐祸,狠狠从嘴里吐出一个好字,咬牙切齿的让明台奇怪的抬头看了一眼。看什么看,还不是你小子捅出篓子,那疯子有什么好。一母同胞,瞧瞧让他“心寒”的。


经过明台发奋图强,两个眼睛简直比国宝的眼睛还黑的黑暗一月中,明台准时来到T大王天风的办公室。小伙子一颗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听到王天风在门里叫他进来。甚少紧张的明台长吸一口气,拍了拍抖动的手背,拧门而进。


王天风倚靠在办公桌上,颇为严肃的看着他。明台本能的闻了闻空中的信息素味道,非常淡,几乎闻不出来什么。王天风指了指另一张桌上的卷子说了句“你去写吧。限时三个小时。”


明台恩了一声,掏出签字笔,看了看卷子,心凉了一半,果不然如明楼所说,王天风肯定在故意为难他,题目他都有些看不懂。另一半还算有把握,明台在内心把于曼丽赞美了一百遍,那重点真有用啊。


王天风偶尔站起身瞅一眼明台奋笔疾书,唇角莫名上扬,每当这时候,明台总是屏住呼吸,他感觉脸都快烧起来了,他身上这么好闻啊。


三个小时很快到了,明台把写好的卷子递给王天风,他翻了两下,开口道“你果然不愧是明家人,也不愧于你大哥的教导。写的不错,按卷面我是可以收你的,不过,你能给我一个我必须收你的理由吗?”


明台楞了楞,视线从王天风梳着的背头来到额际,再到双眼,把这张已经不年轻的脸看了个遍,王天风并没有制止明台已经可以算得上骚扰的目光的巡游,静静地等他开口。时间好像过了好久,明台这才愣愣的开口道“老师,您身上信息素的味道真好闻。”


王天风气笑了,“你大哥还说你有心学这门专业,我看纯粹放屁。你们明家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明台有点儿小情绪了,不满的站起身道“老师,你别随便地图炮啊,我一个人做错事一个人承担,怎么还牵扯我大哥进来。”


王天风笑着摇摇头,明台觉得他笑起来还挺温柔的,不过那是他的错觉,换成王天风手下任意一名学生都会吓的连蹦三尺高夺门而出。


“好,倒是出格而有种。”王天风揉了那张卷子,精准的扔进垃圾桶说“你这个学生我收了,不过S大那里,我管不着。”


“哎?!”


明台懵逼的看着王天风做回电脑桌前,王天风抬头瞄了他一眼“郭骑云给的重点怎么样?”


“哎?!”


“你们那,还差的远呢。”王天风移动鼠标吩咐明台“出去别忘了带上门。”


出了门还在懵逼的明家小少爷浑浑噩噩的走出学院大门。于曼丽下了课就直往这边冲,差点没把明台耳朵喊聋了才召回明少爷的魂儿。于曼丽被损友捏疼了肩膀,哎哟叫出声的时候,年轻的大小伙才不可置信的喊了句“我可以天天看见老师了!”


是哦,我的明少爷,可别高兴太早哦,老师会把你治的服服帖帖的。想追老王,路漫漫其修远兮,你将上下而求索哦。


自从转了学校,明台就收敛起平日里偶尔的花花公子模样,其实他也是被王天风调教的,打脑袋一热跟了王疯子之后,明台就深切的体会到什么叫生不如死。有时他哼哼唧唧的躺在沙发上,明楼还会落井下石来一句活该。这下知道疯子手段了吧。明台撇嘴表示大哥你和老师过节不要迁怒到我身上啊。


明台聪明而刻苦,王天风确实看上了他的这个好品质。至于明台一开始那些小心思,随着时间也就不翼而飞了——整天被王天风的论文虐的浑身发抖哪有时间想这些有的没的。


明楼看见小弟这么”自觉”的刻苦,也不会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终于放下心来。待到最后明台领着王天风登门的时候,明楼简直两眼一黑,连说了N个你然后差点吞下一瓶阿司匹林。明台喜滋滋地握住老师的手,开心的不得了,身上alpha信息素欢乐的在明宅乱窜,王天风回握得意学生的手,悄悄的释放了一点儿自己的信息素,两股信息素互相贴合着,相配的不得了。





PS:其实我懒得写了。15年最后一篇,不能拖到16年了。

评论(10)
热度(194)

© 烤腰花 | Powered by LOFTER